這本書其實算是一本在探討大腦以及「想像」的書。書的每一章節都有許多文獻與實驗佐證本書所述的內容。我按照章節把讀書筆記紀錄於下:

第一章: 讓我歡喜讓我憂 — 控制感

現在日子不好過,都是為了讓未來的自己更好過

  • 人類是唯一會思考未來的動物。
  • 想像未來是愉快的;那為何有時我們會擔心,或是設想不那麼美好的未來?一是設想不愉快的情境能減少之後的衝擊,二是我們透過預期恐懼來阻止它發生(例如想像自己繼續肆無忌憚地吃著泡芙,未來可能會變胖…)。
  • 大腦之所以會模擬未來,是因為他想掌控我們即將擁有的經驗。
  • 掌控會帶來滿足。一項研究中,老人被分為高控制組與低控制組。高控制組的老人可以自己照顧植物;而低控制組的老人被告知會有工作人員來照顧植物。結果發現,六個月後,低控制組的死亡率是30%,而高控制組的只有15%。

第二章: 幸福只是你的詮釋

沒有範本、會定時重置、無法共有的,那才是幸福

  • 情感式幸福是一種感受、體驗、主觀狀態。
  • 道德式幸福是在描述幸福不單只是一種感受,而是特別美好的感受,要用一種適當、合乎道德、有意義、深刻、多采多姿、蘇格拉底式的手段才能獲得。(道德的確切定義,哲學家們各自表述)。然而,本書認為幸福快樂是一種感受,道德是一種行為。道德行為可能帶來幸福快樂,卻不是幸福快樂的充分必要條件。
  • 評斷式幸福是你注意到這件事物是快樂的潛在來源,但當下你並沒有感到開心。比如說「對OOO感到開心」。

第三章: 當情緒被歸錯類……

人其實會錯誤識別情緒,例如恐懼 →慾望,憂慮 →內疚。找出它的名字我們才能管理

  • 體驗(experience)源自拉丁文的嘗試(experientia);覺察(aware)源自希臘文的看到(horan)。體驗是指參與某件事;覺察是指觀察某件事。前者讓我們有參與感;後者讓我們意識到自己正在參與。

第四章: 思考得越深,就越失真

模擬未來的留白藝術: 想像時改以「前提是……」開頭,大幅提升幸福準確度

  • 當我們需要做決定時,就會想像這些選擇帶來的未來,進而想像自己的感受。
  • 要了解「想像力」(預見未來)的缺點,最好的方法就是了解「記憶」(回顧過去)和「感知」(看見現況)的缺點。讓我們記錯過去和誤解現況的原因,恰好就是讓我們錯誤地想像未來的原因。
  • 我們過去的體驗在儲存為記憶時,會先被壓縮成幾個關鍵線索或關鍵特徵才被儲存。當我們要回憶某個體驗時,大腦會重新編織出一幅畫面,編造出大量的訊息(並非真正的提取),形成所謂的記憶。
  • 我們會先假設心像精準地呈現了自己所想像的事物。就比如現在要你想像一盤義大利麵,然後說說看明天晚餐吃義大利麵時會有多開心。這時大腦就會自動填補了很多關於義大利麵的細節。然而,「明天晚餐吃義大利麵」並不是單一事件,而是一系列事件。而你想像中的只是其中一個事件,卻會讓它影響了你預期開心的程度。我們在預測對想像中的事件會有什麼反應時,所有細節都很重要,但這些重要細節仍是未知數,所以明智的做法是至少保守地加個「前提」來預測。

第五章: 管子裡的真相

再壞的處境也會伴隨好的細節,反之亦然。而一旦人腦把一個未來定調,就很難理智預測

  • 人無法思考不存在的東西。舉來來說,假設你要到一座島嶼度假,中等島(所有條件都很普通)或是極端島(氣候宜人、海灘很美,但是飯店很糟糕),該做決定時,你會選擇哪一座?大多數人會選擇極端島。但再想像一下,假設你先保留兩座島嶼的預定,到了信用卡被扣款時,再選擇取消一座島嶼,此時大多數人會選擇淘汰極端島。會造成上述結果的原因是,我們在選擇時,考慮的是選項的正向特質,而淘汰時,考慮的是負向特質。極端島有最正向和最負向的特質,所以兩者都會慣性地選它。(但其實合理的方法應該是同時考量該地點具備的正向和負向特質,以及不具備的正向和負向特質再做決定)。
  • 我們對自己沒有想像到的未來事件的細節,很容易當作不會發生。換句話說,我們沒有想到想像力填補了多少東西,也沒有考量到想像力遺漏了多少東西。
  • 在想像上,時間上距離我們較近的事件會有更多的細節;遙遠的事件則比較模糊。

第六章: 當情緒超載……

許多對未來想像的情緒反應,其實是被現實狀況引發的,兩者常被混淆

  • 克拉克第一定律: 「如果一位年高德劭的科學家表示某件事可能為真,那他說對的可能性很高。但如果他表示某件事不可能發生,那他很有可能錯了。」 — 科學家總是錯誤地預測未來跟現在很像。
  • 我們常常會誤把當下的想法、行為和言談,當成過去的想法、行為和言談。舉例來說,當熱戀中的情侶試圖回憶兩個月前對彼此的看法,他們往往會記得當時的感受和現在一樣。
  • 我們也常常會用當下的感受,來填補對於未來的感受。像是剛吃飽的人在決定下周要吃的食物時,都會低估自己未來的胃口。
  • 大腦對真實事件做出情緒反應的區域,也會對想像事件產生情緒反應。
  • 從現實世界的訊息流中產生的情緒體驗叫做感受,從記憶的訊息流中產生的情緒體驗叫做預先感受。我們常常錯把現實引發的感受,當成想像引發的預先感受。

第七章: 明天、一個月後,對大腦來說無不同

因人類每天拓寬眼界,永久適用的計畫與決定就不存在

  • 研究者曾經做了一個實驗,邀請受試者到實驗室吃零食,每周一次,共持續數周。A組受試者每次都吃到自己最愛的零食(無變化組),而B組大部分都吃最愛的零食,有時吃第二愛的零食(變化組)。研究發現,A組的滿意度比B組更高。
  • 克服習慣化的方式,一是多樣化(增加體驗的變化),二是時間(拉長重複體驗的時間)。但當重複的體驗之間有足夠的時間間隔,就不需要多樣化,否則反而得不償失。
  • 時間難以想像,心像通常會包括相關的人物、地點、話語和行動,但很少包括明確的時間點。
  • 我們如何判斷自己對未來事件的感受?我們通常會想像現在發生那些事的感受,接著再考量到「現在」和「以後」不完全相同。
  • 人類在試圖預測自己的未來感受時,自然會以現在的感受為起點,所以預期中的「未來感受」會比實際情形更接近「現在感受」。
  • 人腦對於刺激的絕對值不太敏感,卻對差異和變化(刺激的相對值)特別敏感。
  • 「比較」的事實: 一、價值取決於事物之間的比較。二、我們在任何情況下,都可以進行一種以上的比較。三、其中一種比較方式讓人把某個事物的價值看得較高。這些事實說明了,如果想預測一件是在未來帶來的感受,就必須考量未來會採用的比較方式,而不是目前剛好採用的比較方式。也因此,我們常常會低估自己的未來感受和現在感受到底差了多少。

第八章: 快樂是詮釋世界的方式

記憶與現實就像是吃Buffet、任君挑選,大腦依自己喜歡的角度採用事實

  • 真實世界的客觀刺激會形成心理上的主觀刺激,而人類就是對後者有反應。人類是對刺激的意義作反應,而不是對該刺激本身做反應。

第九章: 沉沒成本謬誤 — 那些我以為無法承受的決定

越是沒有選擇的糟糕處境,人反而可以樂觀面對

  • 我們現在的行為經常是為了避免未來後悔。
  • 人們對於自己沒做的事會比做過的事更加後悔。
  • 光是把創傷事件寫下來,就能顯著提升主觀幸福感和身體健康。把對該創傷的解釋寫出來的人,從中獲益最多。

第十章: 可靠的記憶犯了三個錯

既然經驗是最好的老師,那為何人還總是重蹈覆轍?

  • 一個經驗是否容易被回想起來,並不只取決於過往發生的頻率。事實上,我們最容易想起罕見或不尋常的經驗。
  • 我們都比較容易記得一段經驗的最後部分,而不是開頭或中間的內容。
  • 人們抱持的很多理論都會改變記憶。
  • 我們記憶中的過去感受,其實是「我們認為自己應該有的感受」。

第十一章: 你的幸福不該被他人定義

自戀和自我貶抑,是我們錯看幸福的兩大主因

  • 預測自己的未來感受的方法之一,就是找到一個目前正在體驗我們打算做的事的人,並詢問對方的感受。

--

--

《 你要當刺蝟,還是狐狸?》作者:羅振宇 這本書在說什麼? 這本書是邏輯思維的羅振宇所寫的,主要聚焦在知識與認知的部分。書背上的引言是:「知識不是答案,而是通向答案的鑰匙。」簡而言之,這本書透過每一章節的敘事與故事,提供我們一個個新鮮的認知角度,給予我們更好看待世界的方式。 因為這本書每一小章節都像是一個新的切點,因此以下整理我認為印象最深刻、對我最有益處的幾個章節。 隨機性 NBA球隊裡常出現球員有「手熱」的現象 — — 意即連續命中很多球。這個現象是屬於隨機性的。就好比如果我們擲硬幣擲個200次,結果大概會像這樣: 正反反反反正正反反正正正正。會發現連續出現同一面的機率是非常大的。迷信的反義詞其實是承認不確定性。一個認知能力不錯的人,第一要有科學精神,第二則是要接受隨機性。 做選擇 人應該如何做選擇呢?如果是有資源、有優勢的情況下,通常都會理性地把優勢穩穩地發揮出來,這類的選擇倚靠的是概率(以概率來看,在有優勢的情況下只要穩定發揮,成果通常都會不錯);若是沒有資源、沒有優勢的情況下,可以選擇的方式是孤注一擲,這類的選擇倚靠的就是運氣。而面對人生很重大的抉擇呢?這時,可以把格局放寬,跳到整個人類群體、整個時空的角度來看,那麼這時候的選擇就不是一次性的選擇,而是可重複的選擇了。舉例來說,若是生病了,醫生說有兩個治療方案,若是自己來選擇治療方案是沒有能力的;但我們可以請教醫生: 假設給整個病人群體一個治療方案,醫生會建議哪個? 就按照醫生說的選擇。 即使最後選擇是錯的,那麼至少也為整個群體貢獻了一個治療樣本,從群體的角度來說也是有益的。遇到選擇的難題,只要格局越大,選擇會越容易。

《 你要當刺蝟,還是狐狸?》作者:羅振宇

這本書在說什麼?

這本書是邏輯思維的羅振宇所寫的,主要聚焦在知識與認知的部分。書背上的引言是:「知識不是答案,而是通向答案的鑰匙。」簡而言之,這本書透過每一章節的敘事與故事,提供我們一個個新鮮的認知角度,給予我們更好看待世界的方式。

因為這本書每一小章節都像是一個新的切點,因此以下整理我認為印象最深刻、對我最有益處的幾個章節。

隨機性

NBA球隊裡常出現球員有「手熱」的現象 — — 意即連續命中很多球。這個現象是屬於隨機性的。就好比如果我們擲硬幣擲個200次,結果大概會像這樣: 正反反反反正正反反正正正正。會發現連續出現同一面的機率是非常大的。迷信的反義詞其實是承認不確定性。一個認知能力不錯的人,第一要有科學精神,第二則是要接受隨機性。

做選擇

人應該如何做選擇呢?如果是有資源、有優勢的情況下,通常都會理性地把優勢穩穩地發揮出來,這類的選擇倚靠的是概率(以概率來看,在有優勢的情況下只要穩定發揮,成果通常都會不錯);若是沒有資源、沒有優勢的情況下,可以選擇的方式是孤注一擲,這類的選擇倚靠的就是運氣。而面對人生很重大的抉擇呢?這時,可以把格局放寬,跳到整個人類群體、整個時空的角度來看,那麼這時候的選擇就不是一次性的選擇,而是可重複的選擇了。舉例來說,若是生病了,醫生說有兩個治療方案,若是自己來選擇治療方案是沒有能力的;但我們可以請教醫生: 假設給整個病人群體一個治療方案,醫生會建議哪個? 就按照醫生說的選擇。 即使最後選擇是錯的,那麼至少也為整個群體貢獻了一個治療樣本,從群體的角度來說也是有益的。遇到選擇的難題,只要格局越大,選擇會越容易。

斯多葛

我們終其一生可能都想問: 如何好好地過完這一生?如何好好地安身立命?這時,一些哲學思想的學派就很有用了。斯多葛哲學認為,我們應當把自己從環境中剝離,認知自己就是單單一個人,然後專注於自己的生命擔當。同時此學派會設想最壞的情況下,如何仍成為一個最好的自己?

真正的勇氣是知道生活的真相,卻仍然熱愛生活 — — 作家羅曼.羅蘭

對待做事,態度應該是我們必須全力以赴,同時又不抱任何希望。不管做什麼事,都要把它當作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一件事,但同時又知道這件事根本無關緊要 — — 詩人里爾克

我想,這大概就是一種很浪漫的生活哲學吧。同時能夠看的寬大、也能夠看的小巧。

意義的價值

人類有兩種遊戲方式,一種是有限的遊戲,諸如一場比賽;另一種是無限的遊戲,像是我們的人生。而意義的價值,就在於它設立了邊界,把無限遊戲切割成一個個我們具體可行動的有限遊戲。什麼叫做可行動呢?舉例來說,哥倫布當時出發前,其實誤以為地球實際的周長更短。另外,他以為自己到的是印度,其實他到達的是美洲。就因為他的這些錯誤認知,反而限縮住他,讓他以為實際的距離比較短,能夠去到遍地是黃金的印度,因而才有了勇氣行動。有的時候,認知正確反而成不了事。意義替我們遮蔽了複雜性與不確定性,讓我們能夠在未知的情況下開始行動。

認知複雜性

這其實跟上面的無限遊戲與意義的關係有點相像。什麼是認知的複雜性?舉例來說,如果地面上有一條兩公尺的道路,但路的兩邊都是懸崖,我不敢走過去;但倘若今天單單只是一條兩公尺的道路,要我走過去絕不是什麼難事。所以今天,難就難在兩側的懸崖影響了我的認知,我的認知中出現了很多聲音: 萬一掉下去怎麼辦?這就是認知的複雜性 — — 想法多了,就影響了行動。那怎麼辦?第一種方式,是升級自己的認知,提高智慧來掌握他。第二種方式,就是透過一種信念(迷信)。迷信的意義在於給認知畫上了邊界,像是給兩公尺的道路上加上了兩邊的圍欄,如此,認知的複雜性就降低了,也就能行動了。

棘手問題與內心董事會

人生有三類的問題: 單純的問題、兩難的問題以及棘手的問題。單純的問題像是指考,他有著明確的方向,跟一個明確的答案。而兩難的問題則是沒有一個明確的方向。最難的是棘手的問題,當人長大走入社會時、當對這個世界要負擔點責任時、當要替別人做決定時,就會面對到棘手的問題。

棘手問題,不是用來解決的,它也許根本就解決不了,只能應付,要做好與他長期共處的準備。

這時,面對它的一個辦法,是可以組建自己內心的董事會。在內心擔任不同關係利益者的角度,來詢問自己問題,進而在內心中找到共識。

策略性同理心

人類的大腦中有一個結構叫做「杏仁核」,是負責掌管情緒的。杏仁核越活躍,人的情緒就越波動,越不能思考和處理事情。面對杏仁核有一個方式,就是透過讓其思考一件嚴肅的事情,來讓它停下活躍度。因此,在談判或是溝通時,就可以用到這個技巧 — — 透過把對方的情緒「說」出來,能使對方開始思考他的情緒,也就讓杏仁核停住、情緒退散下去了。策略性同理心講的就是,除了要感知對方的情緒,還要把情緒攤開來說出來,讓對方切換成理性的狀態,以利後續的溝通。

舒適圈

舒適圈,指的是你習慣解決問題的方法。跟這個方法舒不舒適沒有關係。

心智模式

人類有兩樣認知本能: 標籤化和抽象化。標籤化是認知這個複雜世界省力的一種方式,透過標籤化,可以快速地掌握這個世界;抽象化,則是盡可能地擴大範圍。如何改變自己的心智模式?

當別人在用標籤談論事情的時候,我們談論事實;當別人在用抽象的方法認知外界的時候,我們回到具體。

--

--